王端:做一棵让人依靠的大树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5-25

刚刚从北京科技大学机械学院毕业的王端,在校园里绝对算得上是个风云人物。身为学生会主席的他,还是马拉松国家级运动员、油画中级画师、中国青年书法家协会会员以及两家公司的老总。

王端做生意的本事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显现出来了。

在初中毕业的暑假,他利用家乡砖厂的一次失火事件,联系隔壁县砖厂为县城供应砖块拿到第一桶金。

高中毕业的暑假,王端又召集学校省模单科状元组建“状元培训学校”,为县城的高中学子提供高考培训,赚得大学创业资本。

之后,王端贴过膜(手机膜)、卖过鞋、跑马拉松、搞科研、做学生工作、创业、进行社会实践,经历丰富。

王端刚上大一时,敏感地察觉到贴膜师傅就能获暴利的现象是不符合市场规律的。“明明是一项没有技术含量的活儿,怎么还能有这么大的市场?为什么不能研发一款‘用户自贴型’手机膜呢?”

为了对现有技术含量进行全面了解,王端从网上一口气买了好几百个手机膜,不仅拿自己的手机做实验,周围朋友的手机也成了实验对象。

为了能够贴近“一线”,王端还特意跑去海淀区四通桥附近的天桥上,摆摊学艺长经验。通过摆摊,王端认识到贴膜的多个障碍和问题。

无数次实验失败之后,王端只好转变思路,从膜的结构入手,此时一款应用在传感器上面的“格子膜”材料,给王端带来了不少灵感。既然气泡怎么推都推不走,那为什么不让它直接留在里面?只要想办法消除气泡带来的视觉效果和对屏幕触碰灵感度的影响就行。

在这段贴膜的日子里,王端逐渐形成了一个创业者应该具备的基本市场知识和市场意识。

2013年,王端进行了第二次创业,研发并生产我国首款有效的防辐射手机壳,产品可以有效屏蔽97%以上的手机辐射,并且得到了国际摩尔实验室和中国计量局的官方测试和认证,结束了防辐射均是骗局的时代。在国家对大学生创业的大力支持和培养政策下,格润大树公司凭借此项目,被选拔成为北京市优秀创业团队,并进一步申请到了市教委的帮助,入围了其大学生创业扶持计划。

“从学校南门打车到西直门,坐9站地铁,19分钟后到北京南站,刷快通卡进站。列车的第五车厢和第六车厢出口的地方正对电梯,电梯出来向左转,是车站北出口,最靠近打车的位置。从海淀区学院路到天津大学,没有人比我更快。”大二这段每周末从北京到天津奔波的日子,成为让王端记忆最为深刻的大学回忆。大二时,在天津大学读书的同学告诉王端,他们学校一位教授的重点实验项目正在招募项目组成员。一听这项目跟自己学科有很多交叉的地方,王端一下子动了心。“我没啥优势,本科生,外校生。但是我就是想去。”

就这样,王端周五晚上坐最后一班城铁去天津、周一早上坐最早一班城铁回北京,但却只是打扫卫生、整理材料的编外人员。他乐此不疲地在凌晨赶到天津后,第二天早上还能精神抖擞地进实验室,并连续干到第二个凌晨。

王端在干杂活的间隙里,不停地看各种文献,详细了解项目。几个月后,他竟然成了除顶尖的几个领衔专家外,最了解项目实验设备的人之一。

有一天,一台德国进口的设备,突然出了点儿问题。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王端鼓足了勇气,说“能不能让我试一下”。设备终于恢复功能了。王端也如愿成为项目组的正式在编人员。

大三,王端终于有了自己的“亲生孩子”——他的“无课堂实地英语培训学校”到了关键的筹备期。说起自己的“孩子”,王端有点儿兴奋。

无课堂实地英语培训学校,简单来说,就是将英语课本上的场景搬到实地,让英语的学习在咖啡厅、公园、大使馆随处发生,专业的英语外教指导发音,科班出身的北语教师指点论文,让英语学习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王端这样评价自己,在别人看来,他一直顺风顺水,然而实际情况是:“我辛辛苦苦创了业,被山寨了;辛辛苦苦进了高端实验室,到最后又不得不放弃了;公司辛辛苦苦谈了融资计划,也被拒绝了。中途很多坎坷,其中的收获只有自己才知道。”

王端的网名为“大树”,他的微信、公司都以“大树”命名。王端告诉记者,他想做一棵大树,时间越久,根扎得越深,让自己真正成长为身边的人值得依靠的“大树”。